周潤發這部文藝片,力壓成龍李連杰大作,現如今已漸漸不為人所知

我说你听就好 2021/01/06 檢舉 我要評論

@自强不息專註分享發哥趣聞,解讀勵誌人生,做自己的主宰。我是能量姐,每天給妳不一樣的人生智慧!

1992年的香港影壇,迎來了又一位領軍人物周星馳,他用自己獨有的無厘頭風格,將香港電影正式帶入了無厘頭喜劇的快車道。

在這一年上映的作品中,香港最賣座的前15部影片,周星馳一人就占了7部,並且排在榜首的前5名全部被周星馳包攬。因此,這一年也被稱為「周星馳年」。

有人稱這一年就像是一道分水嶺,隔絕了屬於發哥的黑幫英雄歲月,走來了一個屬於周星馳無厘頭喜劇的全盛時代。

而周星馳更是與成龍、周潤發開創了香港電影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雙週一成」的黃金時代,包攬了全香港大多數的電影票房。

然而就在這一年,發哥卻拍了一部既不是喜劇也不是黑幫片風格的電影,而是當時並不被看好的文藝片《我愛扭紋柴》,影片上映後取得了3640萬港幣的票房,力壓成龍、李連杰等人的大作直追周星馳,位列當年票房排行榜第六。

這麼多年過去了,周星馳當年的電影諸如《審死官》、《家有喜事》等等,至今仍享譽盛名,但是周潤發、鄭裕玲、毛舜筠主演的《我愛扭紋柴》卻漸漸沒落、淡出了人們的視野,到現在許多人更是聽都沒有聽過這個名字。

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為何這部作品沒有被大家所記住。

那時候香港影視圈盛行喜劇商業片和黑幫槍戰片,文藝片很少見,風格模仿好萊塢,以帶給觀眾直觀的爽和笑點為第一前提,以票房為第一目的。

換句話說就是,什麼樣的電影賣座他們就拍什麼,喜劇片賣座他們就想方設法地往喜劇題材上靠,若是槍戰片盛行,他們就同樣跟風炮製。

當然,注重票房無可厚非,畢竟當代影視圈很多也是流量至上。只要能賺錢,啥片都能往盛行的題材上靠。

因此,在當時都看重票房和笑點為主的香港影壇,沒有什麼人願意去另闢蹊徑,冒著巨大風險去投資和拍攝一些高品質的文藝片。

但發哥卻不願拘泥於此,從讓他爆紅的小馬哥到浪子、到賭神、再到後來的通天大盜,他在瘋狂接戲的同時,演技和內心戲的表達也日趨成熟。

但讓發哥感到遺憾的是,除了《龍虎風雲》中的高秋一角,他接到的大部分角色都是黑幫或搞怪形象,他迫切的希望能夠塑造一些正面角色在豐富自己。

同時,他內心又不甘坐擁一成不變的黑幫槍戰題材電影,想要嘗試文藝片等其他風格的影視作品來豐富自己的戲路。

因此,發哥才會接那時並不被看好的文藝片,他希望用自己卓越的演技來征服眾人。

《我愛扭紋柴》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孕育而生。這部在當時非常少見的文藝愛情片,與當年的商業大片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並且改寫了文藝片既不叫好又不賣座的通病,

這部電影上映後,風頭蓋過了李連杰和林青霞主演的《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成龍和楊紫瓊主演的《超級員警》,成龍、張曼玉以及利智主演的《雙龍會》等大作。

但就是這樣一部口碑與票房雙豐收的佳作,卻在此後二十多年裡卻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為什麼會這樣呢?

一個原因是影片是以粵語拍攝的很多蘊藏深意,一語雙關的詞語,多為粵語中的口語,內地影迷不知道那層深意自然沒法理解其中的意思,感官體驗也就隨之降低了。

二是文藝愛情片受眾本就有限,而且講究一個感同身受。但《我愛扭紋柴》卻是以反映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香港生活為主,上映之後,自然能引起香港觀眾的共鳴與追憶。

但是對於內地觀眾來說,不瞭解那段時期的香港生活也就不明所以了。所以,這部電影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漸漸沉默,也是預料之中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部電影之前,發哥就曾拍過此類文藝愛情片,比如《秋天的童話》、《阿郎的故事》等。

接拍《秋天的童話》時,發哥還沒有火起來,那時候的他是因為頂著「票房毒藥」的頭銜,接文藝片或許只是單純地為了養家糊口,

但《阿郎的故事》卻是在他大火了之後,這就說明他的戲路很寬,並不想在黑幫片裡一直重複自己,他想接更多不同題材的電影來豐富自己。

發哥在這兩部電影中的表現沒有讓大家失望,而這兩部電影同樣也成為了香港電影史上既叫好又叫座的經典文藝片之一。

相比于以上兩部觀眾們耳熟能詳的文藝片,《我愛扭紋柴》卻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漸漸不為人所知。

心痛之餘,不覺感到一陣唏噓,我們這一代人曾經都是看著發哥的電影長大,是他的電影給了我們溫暖的陪伴,

那是發哥電影的黃金年代,也是我們每個人的少年錦時,如今,發哥已經迎來了他的垂暮之年,而我們也會隨著時間慢慢老去!

當然,發哥帶給我們的感動並不是一兩部電影的漸漸消失就能涵蓋的,如今他已經不再關注這些,而我們卻會一直關注他。

每天給自己充充電,生活方能更精彩!能量姐為妳的成功助力。想了解更多,可以關註粉專@我的人生我做主

用戶評論